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靠打假在古代平步青云 > 第14章 第 14 章

第14章 第 1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全掌柜先上去打招呼:“司茶师,穆家两位少爷看你来了。”

床上司文秒用一个胳膊挣扎着坐起:“穆少爷,怎么还劳动你们大驾了?”

穆思清赶紧过去,帮着扶一把,在他身后垫了个软枕。

司文秒费了半天力,终于有气无力地坐好:“都怪我,要不是我提议去那个客栈,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祸事了。”

穆思清只好安慰:“走水之事纯属意外,不能怪罪与你。”

“许是穆家流年不利,今次无法再保留“茶大师”的称号了。”

【这什么人啊?居然假装受伤,来欺骗我善良的大哥!】

【胳膊骨头完好,皮肤一点损伤都没有。不怕包着这么多纱布不透气吗?】

穆思清一抬眉。

假的?

有意思。

他扭头看李大夫:“对了,劳烦李大夫跑一趟,不知诊金可曾付清?”

一旁的全掌柜接话:“未曾。就等李大夫把三位茶师的方子一起开好,才一并结算。”

穆思清:“平时一直帮穆家看诊的苟大夫,今日怎么没来?”

全掌柜:“不巧。苟大夫出诊去了,没见着人。医馆里李大夫留守,我就叫过来了。”

穆思清点头:“对了,司茶师,你......”

话没说完,穆思清突然一手抓住司文秒被绑住的胳膊,一手顺过桌上一把小刀,“刷”得从下而上划破裹紧的纱布,用力一拽!

“啊!——”司文秒发出惨叫。

穆思清心里咯噔一下。

他是真的受伤?

小妹居然错了?

自己把一个病人残废的胳膊再度弄伤?!

穆思清赶紧仔细看,谁知,司文秒的胳膊上确实光滑紧致,不见一丝破损。

而原本圈着手的那条绷带没被划断,反而勒紧了脖颈,这才拽得司文秒哇哇大叫。

他的脖颈儿被一直拽向前,一下把脑门磕到了床柱上。

“砰”得撞了个响儿。

司文秒一边拼命揉着额头、一边着急地说:“穆少爷、穆少爷,这件事我能解释。”

【大哥居然看出来他是装的了?腿也是装的,下一步是不是要拽腿?】

穆音心想。

穆思清冷笑:“行。你解释你的,我动我的。”

他一把掀开司文秒身上的被子,狠狠掐在他被夹板包裹的腿上。

夹板应声而裂。

司文秒:“啊!——疼、疼!穆少爷,放手!放手!”

旁边的穆思澜显然也看明白了。

他顺手抄起桌上一壶水,劈头盖脸泼到司文秒脸上。

水珠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,弄湿了衣襟,弄湿了一床被褥。

司文秒再不敢耽搁,麻溜下床,弯腰低头求饶:“穆少爷,对不起、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我怕你们责怪我乱挑客栈,才酿成如此大祸。”

“现在茶师不够,穆家若是不能参加大赛,利益名声皆有损失。我怕你们责备与我,要我来承担......”

穆思清打断:“行了。”

如今追究,已毫无意义。

司文秒:“穆少爷,你说个数。只要我能承担,我一定想尽办法。”

穆思清:“穆家缺钱吗?”

司文秒有些窘迫:“不......”

穆思清叹口气,做了决定:“你继续准备参加大赛。”

司文秒愣住:“啊?”

穆思清:“若是输了,穆家一份酬劳都不会给。”

这个结局早已比司文秒预料得好上许多。

司文秒:“行、行!没问题。”

看起来真的是一副拼命想悔改的样子。

穆思清不想和他多言,便关照全掌柜照应好,带着二弟、小妹和范掌柜,一起离开。

全掌柜叫来伙计,把李大夫架起来,扔出了大门外。

一分钱都没给。

李大夫被架得哇哇叫,人都被扔出去了,还不望回头说:“第三个病人伤得很重,是真的!穆少爷你可千万不要上手啊!”

听到这句话的穆思清沉着脸,推开了第三扇门。

床上的人昏迷不醒,床边还有个丫头伺候着。

全掌柜低声问:“小如,方茶师怎么样了?”

小如比了个禁声的手势,示意大家跟她出去。

走到外面,小如才松了口气:“穆少爷,全掌柜,你们刚刚在隔壁房间吵吵闹闹的,我都听见了。”

“方茶师背上烧毁了一大片皮肉,刚刚上好药。起火时还吸入了过量浓烟,至今昏迷未醒。你们不要来这儿折腾他了,快点走吧。我会照顾好他的。”

穆思清一听,苦笑道:“全掌柜,你调教的人倒是不错,有主见、又能干,就是不怎么把主子放在眼里。”

全掌柜陪笑:“就是知道东家你仁慈心善,做下人的才敢放肆些。”

说完给了小如一个眼刀。

小如吐了吐舌头。

穆思清见小妹没有任何心声,料定方茶师是真的受伤不浅,无奈下了楼。

穆思清:“二弟,每家茶庄参加斗茶大赛,都需三名茶师。如今可怎么办?”

穆思澜:“叫茶庄里平日里待客的茶师去?”

穆思清摇摇头:“他们虽然手艺都还不错,平日待客绰绰有余,但要论参加比赛,技术仍然稍显不足。就算派上去了,怕也赢不了。”

穆思澜沉思一番:“再去请个大师来?”

穆思清掂量一番:“唯一一个技术足够、时间上也来得及去请的,就是华自珍大师了。”

穆思澜:“他已好几年不出山,能同意吗?”

穆思清:“难啊。不过,他若是首肯,这场比赛,穆家的赢面就很大。我跑一趟,试试看吧。”

*

两日很快过去,青城县一年一度的“茶大师”斗茶比赛开始了。

锣鼓喧天、鞭炮齐鸣,两支舞狮队伍上蹿下跳,在青城县百姓的喧闹声中,敲响了比赛的钟鼓。

大赛地点设在离衙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。

既方便百姓观赛,也可调度捕快维持治安。

此次参赛的6支队伍都已到场。

分别是:穆氏茶庄、青叶茶庄、闻香阁、蔡氏茶庄、和气茶庄和飘渺茶庄。

广场上,两排长桌子面对面摆好。

一边三张。

木桌上铺以浅青色桌布,上面搁了斗茶所需的各种用具:石转运、茶罗、茶盏、茶筅和汤提点等。

每张桌子上,都有各家茶庄准备的茶叶,以备比赛时用。

此时,穆氏茶庄的休息处,除了2位茶师、茶庄范掌柜等,穆家人也到得很齐整。

除了穆家夫妇、两位少爷,还有四小姐穆音,她身后还杵着一个被强行逼来的沈愈祈。

穆光成问长子:“怎么回事?今日只有2位茶师?”

穆思清:“我去请了华自珍大师3次,不过都没见到人。方茶师受伤过重,虽然已经醒了,但还下不了床。”

穆光成:“那今日比赛如何进行?”

穆思清:“按往年斗茶章程,于茶师第一场,司茶师第二场,至于第三场,较前两场而言,轻技艺而重创意。我打算让茶庄最有经验的郭师傅去,但二弟也吵着要去试试。”

穆光成看向旁边的穆思澜:“你要去?”

穆思澜探过身子:“爹,若是让郭师傅去,不如我去。您也知道,这些个吃喝玩乐的事,我没一样差的。往日和郭师傅斗茶,他不一定赢得了我。”

穆光成看他半响,不置可否。

穆思清:“爹,我觉得二弟说得有理。他一直只顾玩乐,难得有一回如此上心,不如让他试试。”

穆思澜:“大哥,你每次都这样。到底是夸我呢,还是损我呢?”

穆思清笑笑。

穆光成:“若是输了,停一个月的月例银子。”

随着哐当一声锣鼓响,青城县一位德高望重的谷老先生正式宣布,斗茶大赛开始。

穆家这边,于昂然一身白色长衫,站在桌子后边。

颇有些仙风道骨之像。

他用茶勺从茶则中取出一小撮茶叶,放置在石转运中。

开始研磨茶末。

此次穆家准备的茶叶,正是茶园子里新出的白牡丹。

六张长桌后,六位茶师各自注视着手中的茶,完全沉浸在制茶的过程中。

离赛场不远的地方,专门辟出一块地方,供百姓围观。

来观赏的人们悄悄地交头接耳,评论着此次比赛最可能获胜的赢家。

这时,穆思澜戳戳他大哥:“你看斜对面的青叶茶庄,后面那个人,像不像沈梦?”

穆音和沈愈祈也听到他的话,往那边一看。

果然是她。

沈梦一边是青叶茶庄的东家,另一边还有个衣着华贵的男子。

穆思澜:“那男子看着面生。”

穆思清:“不是青城县的人。”

沈愈祈微微低头,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。

他与对面的男子曾有过一面之缘,希望对方不要认出自己才好。

穆思清:“青叶茶庄,去年是第二名?”

穆思澜:“对。他们交好的茶师实力也不弱。”

随着众人小声闲谈,茶桌上,各位茶师已经完成碾茶,开始用茶罗筛茶。

动作快的,已经将筛好的茶末倒入茶盏中。

茶壶中的水逐渐煮开,水蒸气开始在茶桌上袅袅升起。

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。

于茶师有条不紊地倒茶末、取茶壶,右手一扬,一道漂亮的水柱划过半空,精准地注入茶盏。

他放下水壶,取过茶筅,手腕翻动,开始搅茶。

他手腕灵活,速度极快。茶末在他手中,与沸水迅速融合在一起。

浮起一层均匀的白色茶末。

喷香扑鼻。

穆思澜:“于茶师的手艺就是好。要论对水温的控制、注水的方式、搅茶的力度,真是少有能和于茶师相提并论的。第一局我们赢定了。”

穆音也闻到前面茶桌上飘来的茶香。

十分赞同二哥的说法。

少顷,六位茶师都已点茶完毕。

谷老先生请出五位处士,来评选今日的斗茶结果。

只见五位处士逐一在六张茶桌前逗留,分食每位茶师制作的茶。

到于茶师面前,五人闻茶、品茶,相互谈论几句后,不住点头。

好不容易熬过这一段品茗的时间,古老先生终于站在中央,开始宣布第一局比赛的结果:

【第一轮,得分第一名的是——】

【青叶茶庄。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