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偏知吾 > 第28章 枪口

第28章 枪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自从齐木夏离开后,霜伶就发现翡灵有些怪怪的,好像走路都在躲着自己。

中午卫阕回来她负责传膳,也不像往常一样守在自己身边,而是站在了卫阕的身后。

这令霜伶感到很纳闷。

等到翡灵经过自己身旁时,霜伶手中的筷子滑落在地,就掉在了翡灵的脚面前。

无法装作没看见闪身离开的翡灵,只得蹲了下来将筷子捡起,而后躬身对霜伶回道:“奴婢这就去给您换一双新的。”

这一次,霜伶彻底确认了翡灵是有意在闪避自己,这不是错觉。

待到翡灵之后,端着碗下箸的卫阕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反常,随即问霜伶道:“怎么?她是犯什么错惹你不高兴了吗?”

霜伶也是一脸茫然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

更令霜伶感到奇怪的是,只要卫阕一离开,翡灵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,虽然眼神依旧闪躲,却几乎是片刻不离的跟着自己,一双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自己。

尤其是霜伶一个人回到房间之后,她也一步不挪的守在门口。

终究是忍不下去的霜伶,索性将门拉开,走到了翡灵身前直面问道:“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?”

翡灵依旧不抬头,躬身低声回道:“奴婢不敢。”

“那是你闯什么祸不敢和我说吗?”

霜伶眉间微挑,上下打量着翡灵。

“奴婢不敢。”

翡灵重复了方才的回答。

“你只会说这四个字吗?搁这儿和我单曲循环呢?”

这让霜伶更加摸不着头脑:“那你没事干吗?像个幽灵似的一直盯着我干什么?是怕我在这府里走丢了不成?”

内心一直苦苦挣扎的翡灵腮帮绷得很紧,双手握拳不断颤抖着。

好不容易她终于下定了决心,抬头瞪大了眼睛直视着霜伶:“奴婢只是觉着,家主他真的对您很好。”

“哎哟吓我一跳你,突然眼睛瞪这么大眼睛干什么?”

霜伶下意识身子向后仰了仰,一时之间竟被翡灵给镇住了。

不等她反应过来,翡灵又伸出双臂紧紧握住了她的右手,口吻近乎于哀求:“这个世上不可能有比家主对您更好的了。”

“莫名其妙,我又没说他对我不好。”

一头雾水的霜伶愈发迷惑起来:“所以呢?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恰好这时,卫阕领着阵理走进了后院口。

翡灵一看到卫阕,赶忙松开了霜伶的手,扭过身子快步跑开了,甚至连与卫阕和阵理擦身而过之际,都顾不上行礼。

“哎,你去哪儿?”

就连阵理的呼唤,也完全抛诸脑后。

“这丫头怎么了?一整天都神神叨叨的。”

自言自语之余,阵理也不忘代她向卫阕拱手谢罪:“可能是刚刚接手家老的事务,压力有些大,以至精神恍惚,属下晚点会去教训她,还请家主不要与她计较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卫阕倒并不在意,说着两人也走到了霜伶跟前,便顺势问道:“稍稍准备一下吧,马车已经备好,五殿下他们应该已经严阵以待了。”

见卫阕说这番的同时,脸上却没有半点要去赴宴时的轻松神色,霜伶随即笑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回到房中的她,换好了早就准备妥当的衣衫。

走出屏风后,她来到了木箱前将其打开,从里面摸出了那支电击棒在手中仔细端详着。

“虽说不太可能,但还是带着有备无患吧。”

随即她将电击棒收进了袖中。

微微颠簸的马车之内,她和卫阕谁也没有说一句话。

直到马车缓止,不需抬手去撩拨,隔着随风轻轻飘荡着的侧帘间隙,霜伶便已经见到了早就在门口等候的五殿下商仁了。

“到了,我们下车吧。”

可就在她刚刚起身之际,卫阕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顺着卫阕的右手看向了他神情凝重的面颊,霜伶整个人好像被血液不断渗透浸染的白纸。

她感受到了卫阕的不安,甚至是恐惧,这种表情直到□□引爆之前,她从未在卫阕的脸上看到过。

“怎么了?”

没有急于挣脱,而是选择稍稍靠近卫阕,低声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卫阕松开了自己的手,自嘲的笑了笑:“就在刚才,我还在想下令车夫掉头回去,真是太愚蠢了。”

话落,他缓缓弓着腰站起身:“我们走吧。”

随即他便率先钻出了马车。

前帘掀起,与探身露脸与商仁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卫阕脸上所有的阴云又在顷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还没等霜伶落地,商仁便领着王子妃迎了上来。

“哎呀,可算是把两位盼来了。”

双方拱手之余,商仁很是亲近凑到了卫阕跟前,又侧目看了一眼霜伶的面色,随即笑道:“本来我们还担心呢,毕竟三日之前见到嫂夫人时,她的脸色十分虚弱,令人很是放心不下,如今看来是大好了呢。”

霜伶躬身行礼致谢:“有劳五殿下及王子妃挂怀,经过这几日的调养已无大碍,今日登门多有搅扰。”

“不搅扰不搅扰。”

虽说是初次见面,可王子妃却上前轻握着霜伶的手:“其实我和嫂夫人一样,也不太喜欢出门。得闻陛下寿宴亲自册封恩赏之后,登门拜访者、请帖邀宴者不胜枚举,可嫂夫人却独独先给了妹妹我这个面子,实在是求之不得。”

霜伶也不认生,以十分配合的亲昵口吻回道:“夫君都和说了,五殿下和王子妃可是第一个送请帖的,这于情于理也当首先来贵府拜访才是。”

两人说话皆是滴水不漏。

商仁见状笑道:“好了好了,怎么能让客人一直站在外面呢?快请入内叙谈。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

王子妃也赔着笑脸回道:“这见到嫂夫人一高兴,竟给聊忘了,来来来,快里面请。”

话落,她便挽着霜伶的手率先往府门内走去。

他们四人在府门前的一举一动,都被暗地里监视的几双眼睛看得是清清楚楚。

而他们很快便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散去。

刚跨进前院,王子妃便对霜伶笑道:“这离午膳的时间还早,前段时间刚刚从益州送来了一些上好的蜀锦,嫂夫人见多识广,不妨帮着品鉴品鉴?”

霜伶则很是谦逊的回说:“妾身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乡野女子罢了,若论见多识广,可比不上王子妃您。”

“嫂夫人过谦了。”

这时王子妃忽然停下脚步,侧脸看向了霜伶:“别的先不论,光说寿诞夜宴的那场绝艳的花火,我们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。”

随即,王子妃话锋一转:“听六公主说嫂夫人是蓝田人氏,那里距长安也不远,我府中倒是也有一些蓝田籍的下人,可没听他们说蓝田有这样的特产呢?”

这就开始了。

脸上虽然不动声色,可内心却如明镜一般,霜伶很清楚王子妃开始套自己的话了。

而这,很显然来自于商仁的授意。

为此她回道:“说起新奇的话,只怕还得是五殿下那场令人赏心悦目的歌舞。而若论光彩夺目的话,五殿下献给太后的那枚东海千年鲛珠才算弥足珍贵,我这个小把戏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,不值得称道。”

这时商仁接过话来:“可第二天我去向皇祖母请安时,她念念不忘满口提到的都是你的那场花火,对我那颗珠子却是只字未提。”

卫阕也代为回道:“老人家都图个新鲜,等劲头过了也就没那么回事了。”

眼看初次试探没什么结果,在商仁的眼神示意之下,王子妃便顺势挽着霜伶的手道:“不说这个了,咱们先去看看。”

“她们女人家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这似乎是天性。”

而商仁也对着前方的正厅展臂道:“由她们去吧,我也很少见到王子妃有兴致这么高了,来,阙兄这边请。”

“好。”

跟随商仁往正厅而去的卫阕,还是不经意间扭头看向了霜伶离去的背影。

而与此同时,与卫阕分离而和王子妃一道走向后苑的霜伶,也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。

这是以此近距离接触,谁都想利用这个机会先行揪住对方的尾巴,大意不得。

等到两人行至库房门口,王子妃对着身后随侍的女侍们轻声吩咐道: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待到女侍们相继退散之后,王子妃推开门对着霜伶展臂相邀:“嫂夫人里面请。”

待到霜伶进屋后,映入她眼帘的尽是各种无比夺目璀璨的稀世珠宝、珍贵玉器。

尤其令她在意的,是左侧博古架上的第三层有一方木架,而木架上居然放置着一把中古的驳壳枪。

一想到奄奄一息的卫阕第一次闯进自己卫生间的那一幕,以及他右臂和后背那血肉模糊的弹孔,内心深深被刺痛的她,此刻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很快,她就注意到紧邻其旁的还有另一只一模一样的枪架。

但架子上,却是空空如也。

“嫂夫人。”

正当这时,将门关好的王子妃已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,并将手中握着的另一把驳壳枪枪口抵在了她的后背,食指轻轻扣在了扳机上:“你也喜欢这个吗?”

因过于专注于眼前的这把枪,使得霜伶根本没有及时注意到身后的王子妃。

而眼下的她,也根本来不及取出袖中的电击棒。

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令人猝不及防。

只要王子妃扣动扳机,自己当场就会没命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