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穿越就守寡的乔寡妇 > 第14章 第 14 章

第14章 第 1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被李旭的鼻涕泡打断了乔佳的施法,正准备去跟李婶子撕叭,结果被那硕大的鼻涕泡逗乐了,没忍住笑出声之后,原本起来的气势就弱下去了,也就没了吵架的心思,好笑的看着已经梳洗过了,头发不似丐帮长老一般狂野的兄弟俩。

这么一梳洗,两小只虽然皮肤还是营养不良的蜡黄,但是凌朝因为瘦而显得五官锋利,挡住眼睛的头发没了之后,他那种不符合年纪的阴郁和沉寂更明显。

反观凌旭,虽然是和哥哥凌朝五六份像的五官,同样的因为饥饿而瘦弱,但被哥哥保护着,没有见过世间险恶,所以眼神还是清澈的单纯的。

看着两小只用依赖的眼神看着她,乔佳只觉心中酥酥麻麻的,这种感觉就像她每天下班回家,她看见她家锅巴蹲在门口可可怜怜呜呜咽咽时一样,她记得一开始把锅巴带回家时,锅巴因为应激反应,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躲在卫生间不让她碰的,又护食又胆小。

她也不厌其烦地慢慢让它信任自己,第一次给它洗澡之后,锅巴就是这么瞧自己的……

“哎呦,快来拿东西!想累死老婆子啊!”此时赢得了人骡赛跑冠军的骡车已经停在了张婶家门口,张婶朝被甩在后头的乔佳和站在门口的两兄弟大喊。

凌朝接了张大叔从骡车上卸下来的背篓往院子里搬,嘴巴裂到耳朵根的笑容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

“来啦来啦,哎呦张婶你悠着点!啊!这么重?”跑过去和张婶一起接浴桶的乔佳,差点被那浴桶压倒在地。

这浴桶吧,乔佳买的时候觉得坐在里面泡澡一定很舒服,毕竟古装剧女主都这么泡,可她忘记了,她就不是那古装剧女主,她没有古装剧女主家那么大的房子放浴桶。

好家伙,几人合力把那大浴桶抬进堂屋,原本只有一个方桌和一个掉了半扇门的柜子,很是空旷的房子,瞬间被塞满。

“张家大叔打的浴桶,用料也很实在哈!”搬个浴桶差点闪着腰的乔佳真心实意地夸赞道。

这会儿张大叔其实压根听不进去什么恭维的话,看着角落里那只有半拉门的柜子,还有和方桌都不配套的两条长凳,张大叔忍了又忍才开口问:“你要不要打个柜子或者一套桌椅?我不赚你,就收个木材的成本价。”

作为一个木匠吧,他也是有自己职业病的,就见不得这么画风清奇的家具。

“咳咳!”乔佳觉得这位大叔一定是被她家的贫穷深深震撼到了,但是她乔佳从来就不是因为贫穷会尴尬的人,挥了挥手说:“柜子有门没门的都还能用,要不大叔你看看那个厨房吧,改造成一个木屋大概要多少钱?”

“大嫂,我和小旭这样睡着也挺好的,不用盖房子!”凌朝赶紧表态。

没办法啊!他看着嫂子这购买力,总觉得自家下周就得喝西北风!他焦虑的昨天开始就没睡着。

张大叔如此这般地解释了一番,中心思想就是北方冬天太冷,不推荐盖木屋,而且木料也并不比土坯盖一间十几平的房子便宜。

乔佳点点头,嗯!盖房什么的还是算了,说不定这个房子也住不了多久呢?那就委屈两小只多住几天草棚子了。

话说这刘县令是不是在偷懒啊!抓俩贼匪抓多少天了都!

乔佳对刘县令狠狠不满。

“嗨呀!说那老多!弟啊,走,姐给你烙饼子去!”张婶看乔佳一会儿思考一会儿皱眉的,生怕那二十两连二十天都撑不到,便赶紧拉了张大叔走,边走还边喊:“一会儿我给你们送几个烙饼啊!”

“不了,不了,我回家吃吧!我……”看着张大叔那满是拒绝的脸,乔佳差点笑出声,原来张婶烙饼不止她吃不下去啊!

“等一下!”乔佳赶紧去翻那两个背篓,从里面翻出了六个包子装了一钵头,塞给拉着弟弟就往外走的张婶,“这晚上的饭就别做了,这包子放久了也会臭,今天晚上就得吃完呢!”

两个人你推我啦撕叭了半天,乔佳因为身体不够壮士等不可抗力因素撕失败,最后张婶只拿了四个包子回去,连钵头都塞回了乔佳手里,嘴上还念念有词说她是个散财童子,只散财不守财云云。

送走了张婶姐弟俩,凌旭才提溜着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,假装没看,却忍不住来来回回地偷瞄乔佳手上被硬塞回来的俩包子。

凌朝扒拉了一下眼泪快从嘴角流出的弟弟,心中叹气!弟弟还是不够稳重呢!大嫂不要觉得烦才好。

“来来,赶紧的点灯吃包子,我中午都没吃饭,快饿死了!小旭拿钵头进来,嗨呀!”说着拎了背篓里剩下的包子,就招呼兄弟俩回屋,又一拍脑门出来,站在和张婶家挨着的那面院墙脚,伸着脖子喊,“张婶,帮忙煮一锅热水呗?”

“行呢!”张婶正在厨房洗手准备和面,一听这话赶紧命弟弟去水缸里舀来两桶水先烧起来。

乔佳刚想回屋吃她的大包子,结果听到院子里哼哼唧唧的声音,这才想起被关在藤笼里的小狗子。

正在院角洗钵头的凌旭也听到了这个声音,好奇地问:“嫂子,难道家里闹耗子了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买了只小奶狗!”乔佳把院子的大门关上,才解开系在藤笼上的草绳,把小奶狗放出来。

“呀!”凌旭赶紧把钵头里的水洒在墙根,蹭蹭两三步进屋放好钵头,跑出来看那个因为害怕而扒拉着乔佳的裙摆哼哼唧唧的小奶狗,“这真是小狗嘛?”

“对呀!赶紧的去吃包子,然后去张婶那里接了热水给它调点面糊糊吃。”这个时代养狗可没有前世那般的精细,什么羊奶粉那是不可能有的,这会儿人都不是想喝就能喝上奶的,她不知道小家伙能不能吃硬食,暂且先喂面糊糊得了,等再长大些再用水泡馒头包子。

听乔佳这么说,凌旭就格外兴奋,风风火火地往屋里走,顺道拉了在门口的凌朝进去:“哥哥快点,我们赶紧吃完了喂它吃东西。”

等乔佳把够不上门槛进不了屋,被落在门外而嘤嘤嘤的格外大声的小奶狗抱进屋子,重新出去洗手回来,两小只早就已经乖巧地坐在长凳上,托着腮等她入席。

“别托腮!”乔佳下意识地拍开凌旭托腮的手,她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是谁跟她说过,小孩子托腮会不幸福。

大包子的面发得还是很好的,虽然馅儿是白菜的而且还少,但是被张婶子的烙饼伤害过的三个人,吃这包子吃得那叫一个香,就算包子冷了点,都没影响三个人干饭的热情。

最后三个人吃了七个拳头大的包子,吃了三个大包子,乔佳被撑得胃胀难受地在院子里遛弯,结果因为院子不大来来回回地走了那么五六圈,把自己转晕了,最后胃痛得吐了一些,才好受点。

她又开始在心里骂骂咧咧,这古代的大家小姐吃的什么小鸟胃,身上没有二两肉、走两步都得打喘气,真是摧残人!

吐完之后又是可惜,嗨呀!真浪费!这身体的小鸟胃怎么比六岁的小朋友还废!胃不行就算了还喉咙浅,这都能吐?

她要是知道原身是个吃米都要论颗,吃菜都是论根才养的这小鸟胃,估计得大骂虐待身体!

等乔佳再次用钵头把剩下的包子全拿到张婶家,顺便把热水打回去洗澡的时候,就见张家叔叔正泪眼婆娑地咽下一口烙饼,看乔佳手上包子的眼神就跟见了救星似的。

“你怎么又拿来了?吃不下了是吧?当时就跟你说了少买点,就你死犟!我家门口那骡子的娘都没你犟!”张婶骂骂咧咧地去灶台上把烧开的水打到木桶里。

一听这话,乔佳不干了,梗着脖子说:“那你也不能拐弯骂我是驴呀!你看张大叔嗓子都快被烙饼戳破了,赶紧地吃包子吧,一会儿张大叔嗓子破了我们还得满地找烙饼呢!”

“哎呀!你这是嫌弃我烙的饼不好吃呗?”张婶自从乔佳愿意收养凌家两兄弟开始,对她的态度就没有先前那般冷硬了,这会儿还假装要拿瓢敲打乔佳的样子。

配合张婶的动作,乔佳把手里的钵头放在张婶厨房里的桌子上,张大叔不等张婶子说吃,撸了把看起来四十多满是沧桑的脸,将差点决堤的眼泪抹掉,啊呜一口咬在了发面的软和包子上。

“我就问你,那二十两银子够不够你挥霍二十天的?花钱有谱没谱啊你?”张婶也不管吃得正欢的弟弟,右手拎了装满热水的桶,左手捏了乔佳的胳膊,一边问一边往乔佳家去。

说道这个,乔佳可就不困了,忙说肯定有谱,明天就开始想法子赚钱。

张婶还说呢:“你也是京城大家出来的,手上绣花的功夫肯定比我们这里的农妇好的,你就每天绣条帕子,那也能卖个十几文,你们仨每天用粗粮熬粥吃,一天就吃个一斤多点粗粮,也能养得起自己。”

“呃!”

先不说会绣花的是原身,她乔佳前世虽然是做手工的,但是仅限于不能用机器大批量生产,且学起来上手快的东西,比如绒花比如缠花比如簪花。

虽然这些东西也有可能实现工厂规模化生产,但是这些都是创新空间大,材料不是特别贵的,而且很多首饰都是汉服同袍定制的,所以有赚钱空间。

可绣花这种不能很快上手实现经济价值的,乔佳是不屑于学习的。

就算她能绣花吧,但是……她又不是脑子有病,一天绣一条手帕还只能三个人一天吃一斤粗粮,有这功夫她干啥赚不了十个铜板?

“小朝小旭,赶紧地抬两桶冷水进来。”张婶也不管因为绣花这个话题而陷入沉思的乔佳,用一瓢热水和一个丝瓜把洗澡桶洗刷一遍,“赶紧地洗,这会儿天都彻底黑了,一会儿出去倒水都不方便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