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炮灰的救赎(快穿) > 第37章 第 37 章

第37章 第 3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夺回信件无望,成国公就只能按照杜腾飞说的走——连夜出城,藏身在杜家的庄子附近,第二天恰好和成国公夫人拍出来找人的下人遇见,然后成功回到成国公府。

至于回去之后,定然是要将杜腾飞从这事儿里面给剖出来的,只说他自己不小心喝多了,晕死过去了,闭嘴不谈被绑架的事儿。

不光不谈,甚至还派人给杜腾飞送来了一笔银子。这笔银子,大概就是陈家以前的银两了,当然,肯定是不够的,指不定连百分之一都不到,但有总比没有强。

成国公回去的事儿,还在京城里引起了一阵热议。随后宫里就来了人,要宣杜腾飞进宫觐见皇上,去别的地方,杜腾飞能带着夏芝芝,但是进宫这事儿,就没办法了,所以夏芝芝只能在外面等着。

现在杜腾飞有钱了,夏芝芝也就很不必节省了,该吃吃,该喝喝,她也不用为杜腾飞操心——自从那两封信拿到手,杜腾飞的面相就变了,再不是以前那种短命之相了,所以估摸着杜腾飞下半辈子,该是能长命百岁的。既如此,她也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。

杜腾飞的命运已经改变,她该拿到手的功德也已经拿到手了。剩下的事情,也很不必再关心来了,当然,碍于这段时间杜腾飞还算是识相,夏芝芝还是打算等他从宫里出来道个别,再回到自己的小铺子的。

这一等,就等到了晚上。

夏芝芝都快犯困了,门外才传来了脚步声。她赶紧去开门,就见杜腾飞正站在外面冲两个侍卫拱拳行礼,夏芝芝也没出声,等着那侍卫走人了才问道:“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“我将那两封信交给了皇上。”杜腾飞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道,反正这院子里只他们两个人,倒也不用担心说话会被人听见:“我思来想去,总觉得我的身份是被把柄,今儿进宫的事儿,其实对我来说,应该是个好机会。”

这事儿就像是个炸雷,若是不说出来,那捏在成国公手里,成国公将来若是不愿意他活,放出来这炸雷就行。但他进宫若是能主动找皇上坦白,倒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。

“一来我不是皇家人,若是厉王血脉,皇上指不定要斩尽杀绝,但陈家,也就不很重要了。”杜腾飞的身份,对皇上并无妨碍,皇上的皇位是从先皇手里得的,名正言顺的继承,先皇又是厉王的亲爹,那亲爹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,没人能指摘。

所以哪怕是厉王的子孙还活着,对当今,也并无多大影响,只不过是当今要提防些他们会造反。

厉王都如此了,陈家血脉就更不算什么了——再有杜腾飞也打听过,陈正当年,和当今也是有几分交情的。英国公祖上当年跟着太祖打天下,功劳甚大,早些年先皇在气头上,能不管不顾,将陈家灭门,但现在皇上心软,就愿意给陈家留下一条血脉。

“二来呢,皇上也需要一把刀。”杜腾飞说道,顿了顿,“皇上让我去江南拜师,明年参加科举。若是能入仕,他会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皇上登基十多年,手里也并非是没有可用之人,但若是用在暗处,这人手就不太够用了。

杜腾飞这样直接的将自己的身份坦白出来,又将两封信给拿了出来,就冲着这功劳,皇上也该给他留下一条命。

总之,事情就是这样了,成国公是无知无觉的。他只知道皇上宣召他和杜瑞进宫,是为了询问真假世子的事儿,皇上询问过后就打发了他们父子,两封信的事儿,是杜腾飞悄默默的给了皇上的。

这两封信,在他身上也不保险,指不定就会被成国公给想方设法的拿走,倒不如直接给了皇上。

“那你还得让成国公知道这两封信不在你身上了?”夏芝芝问道,杜腾飞点点头:“我回头会给他这个机会的,我明日里启程去江南,咱们一起去,江南和京城大不相同……”

夏芝芝打断他的话:“你现在身份也过了明路了,那两封信也解决妥当了,那接下来,想必仕途也会一帆风顺。”

只要杜家不要再来找他,他和杜家,也就没什么恩怨了。

杜家如何,杜瑞如何,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。

“咱们之间,缘分已尽,我也该走了。”夏芝芝笑眯眯的说道,杜腾飞怔愣住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你要走?”

夏芝芝点点头:“对啊,不过,你给我的银子,我却不会还给你了。”之前成国公派人送来的银两,杜腾飞给了夏芝芝一大半,并且也言明了就是给夏芝芝花用的。

同行这么几天,他可太知道夏芝芝的性子了,手里不存银子,有点儿银子就要吃喝玩乐给用掉。所以一开始给,就没打算要回来。

夏芝芝也明白,拎着钱袋子晃了晃:“就算是你的救命钱,今儿晚上呢,就算是咱们最后一次一起吃饭了,吃完饭,等明天天一亮,你走你的,我走我的,咱们有缘再见。”

杜腾飞有些着急:“你要去哪儿呢?你还要回到铺子里吗?若是不着急,你先和我去江南,等我赚钱了,我拿钱,咱们先将铺子修一修……”

夏芝芝摇头:“不用修,日后……”怕是也没有见面的机会,但是这话说不准,说不定这个小世界还有什么有缘人在等着她呢?

看杜腾飞情绪低落,十分舍不得,夏芝芝就安慰他:“人这一生很长的,你总会遇见更好的朋友。”

她挥挥手:“先来吃饭,我可是等了你大半天的。”

知道夏芝芝拿定了主意就不会变,杜腾飞也只好先听她的,和她一起将温热的饭菜用掉。吃完之后,夏芝芝冲他摆摆手,就蹦蹦跳跳的回自己的房间了。

杜腾飞一晚上没睡着,第二天一早就赶紧来找夏芝芝,他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再挽留一下夏芝芝,却没想到走进院子,就瞧见房门是打开着的,从门口看过去,屋子里已经干干净净,重新恢复了没有住过人的样子。

不光是之前买的茶壶茶杯没有了,连床上的铺盖都没有了。

杜腾飞惊了一下,赶紧出门,去车马行租借了马,连忙出城。他赶在日落前,按照记忆,来到当初的小铺子所在的地方,可奇怪的是,什么小铺子也没有,就空荡荡的一片野地,就好像小铺子是他幻想出来的一样。

他失魂落魄的回了京城,正巧遇见李嵩,李嵩倒是还记得夏芝芝:“你那妹妹呢?今儿早上我去找你,敲门半天都不见有人来开门。”

杜腾飞总算是打起一些精神来,有人还记得她,那是不是说明,她的存在,是真实的,而不是他白日里做梦想出来的?

“她回去了。”杜腾飞说道,李嵩还有些好奇:“不是你妹妹吗?回去了是回哪儿了?对了,我听我爹说,你的世子爵位已经被剥夺了,你现在是白身了?”

虽然杜腾飞不是世子了,但皇上也没有下旨册封杜瑞为世子。对于成国公府,皇上暂且没有表露出什么处置的意思来,但估摸着对于成国公也不会重用了。

皇上不会重用的勋贵,用不了多长时间,大约就会落魄下去了。

用陈家的银子勉强续了十几年的荣华富贵,也不知道现在还能撑多久。当初也就是因为无以为继了,这才想跟着厉王谋反,但看形式不对,又半路缩回去了,人嘛,总要为自己做过的选择付出代价的。

早晚的事儿。

杜腾飞不想多说成国公府,只点头:“我打算科举,没了世子的身份,日后我的前程,,也该我自己去拼搏了,你那宅子,我也不打算借住了,我想去江南,听闻江南有一位先生……曾在先皇在的时候做过御前大学士,若是能拜此人为师……”

那前程就定下来了。

李嵩一听顿时有些心动:“你说的可是曾老先生?我以前也曾想过拜师,不过老先生要求极高,我胆怯了,就没敢上门。”

“你若是去,我跟着你一起去,即便是不能拜师,开开眼界也是好的。”不等杜腾飞说什么,李嵩就一拍手自己做了决定:“再者,咱们两个同路,也好有人作伴,你觉得如何?”

杜腾飞觉得不如何,但还是点头了:“若是你要去,就要尽快收拾行李了,我明天一早就出发。”

李嵩立马就应了:“好,明天早上家门口见,马车我这边准备,你只带上你的衣服银两就行了。”至于夏芝芝,刚才还好奇想问问,现在嘛,已经快遗忘掉了。

杜腾飞的新人生即将展开,夏芝芝这边,也正在装修自己的铺子——意外之喜,她带回来的铺盖,竟然没被“消化”掉,而是保留在了店铺内,也就是说,她现在,可以拥有自己的卧室了!

喜滋滋的将银两存放在钱柜里面,夏芝芝双手合十:“请给我装修一个卧室吧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