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炮灰的救赎(快穿) > 第24章 第 24 章

第24章 第 2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夏芝芝本来就要进京,杜腾飞能坚持想法,她自然是很赞成的,两个人就这么过了城门,往京城里面走去。杜腾飞现下手里有二十两银子,走到半路,闻着饭香,杜腾飞自己倒是无所谓,但一转头瞧见夏芝芝兴致勃勃的表情,顿了顿,就问道:“不如咱们用了午饭再走?”

晚上睡的晚,起床的时候都临近中午了,两个人都是肚子空空,带上昨晚上的话,就是一整天没吃东西了。

杜腾飞之前是半点儿没觉得饿的,夏芝芝也不饿,但夏芝芝嘴馋,她就这么点儿口腹之欲,也并不愿意很委屈了自己。

于是两个人干脆先找了小饭馆,大酒楼倒也能去,可二十两银子得省着花,夏芝芝穿的单薄,杜腾飞并不愿意让人察觉出她的怪异之处,等会儿还打算给她买几件衣服。

再者,两个人还得有住处,不能总住在客栈里。再然后呢,吃喝得用钱,在没有想到赚钱的法子之前,这二十两银子就是他们两个的生存根本,自然是不能乱用的。

大酒楼有大酒楼的好,小饭馆也有小饭馆的好。等两个人在桌子前坐下,杜腾飞叫了两碗面条,又小心翼翼看着夏芝芝神色,见她没有嫌弃,这心里才稍微的松口气。

半点儿没反应过来,就算不嫌弃这小饭馆,也该是他这个金尊玉贵的大少爷不嫌弃才对。而夏芝芝,就只是个小铺子掌柜。

夏芝芝也不是没看出来杜腾飞脸色,但她并不在意,视线转了转,就问正忙着收拾桌子的婆子:“那柜台里面放着的可是酱菜?你们自家做的?有什么口味的?”

那婆子忙笑道:“是自家做的一些芥菜疙瘩,有酸辣口味的,还有咸甜口味的,这酱菜是免费送的,吃面送酱菜,您不用另外买。”她还以为夏芝芝是打算买点儿小菜吃呢,赶忙说清楚了:“一桌子送一碟子,吃完再给加上,不是什么值钱东西。”

顿了顿,又说道:“不过我们厨房有酱牛肉,您要是加菜,可以要点儿酱牛肉。”

这姑娘虽然穿戴一般般,但是旁边公子穿着可不算差。

夏芝芝微微摇头,算是拒绝了。杜腾飞有些疑惑:“你想吃?想吃咱们买一盘子,别担心,这种小饭馆,一盘子酱牛肉,顶多一两银子。”

也不是吃不起的。

夏芝芝笑眯眯的:“你之前还说,自己会分辨古董,打算以此为生,那你不如再仔细看看那酱菜坛子?”

杜腾飞惊了一下,赶紧转头去看那酱菜坛子。原本他没有很在意,他并不喜欢吃酱菜,太咸,他并不爱吃重口味的。世家子嘛,注重养生,喜欢吃清淡的。

进了门,除了看这张桌子干不干净,除了看周围人群,他几乎没留意到柜台那边。现在得了提醒再去看,就觉得那酱菜坛子,确实是很不一样了。

上面竟是有隐隐约约的花纹,而且这质地,也不像是新作的陶瓷。

他没有着急下结论,而是转头看夏芝芝:“你也懂这个?”

夏芝芝摇头:“不懂,我有另外的鉴别办法。”她是看气,跟人家真正古董鉴别,那是有很大的差别的。人家真正有知识有水平的,一张嘴说的头头是道,什么质地,什么花纹,什么形状,都能给你说个一二三。

但她呢,看出来就是看出来了,没有缘由,说不出来因为哪儿看出来了。

杜腾飞抿抿唇,知道大概是夏芝芝的独家秘密,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了。

等两碗面上来,他专门挑了酱菜吃几口,吃完之后,就请了那中年妇女来商谈:“你们家那酱菜坛子可能是个古董,可否能拿来我仔细看看?”

夏芝芝都有些诧异,她还以为杜腾飞吃完之后要借口这酱菜好吃买一坛,将人家这坛子给买走呢,没想到,倒是开门见山直接说了。这个可真是……太君子了点儿。

那中年妇女也是吃惊,但赶紧就去将酱菜坛子搬起来,又请了杜腾飞和夏芝芝到内室去:“这里人多口杂的,还请公子和姑娘到内室来说话。正好,我也将这坛子给清洗清洗。”

杜腾飞阻止了她:“先不用清洗,我先看一眼,万一是看走眼了呢?”

两个人起身跟着到内室,说是内室,也就是穿过后厨到了另外一个屋子。中年妇女将坛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——之前她都是随手拎着放,但现在,古董嘛,万一真的是,那可是要发大财了,那必须得小心翼翼。

中年妇女还用自己的帕子将外面给擦拭了一遍儿,不能洗,总得将灰尘给擦一下,实际上,擦不擦都是一样的,开饭馆做吃食生意,这装酱菜的坛子能脏兮兮吗?

杜腾飞没有坐下,而是站在那里弯腰仔细看,又伸手摸一下那上面的纹路,再打开盖子,强忍着里面冲鼻的酸辣味道,仔细摸着边沿处感受。

“大约是商周时候的,但也说不准,因为并没有明确的标志,或许这个标志是在底部……”杜腾飞说道,那中年妇女动作快,连忙出门去拿一个干净的盆子来,将坛子里面的酱菜给倒出来。

杜腾飞鉴别了大约一刻钟,点头:“十有八九确实是古物件,但并不算很值钱,一来并非是名家所做,二来呢,也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,三来也没有什么传奇传说。”

并非是所有的古董都能卖的上价钱的,像是这种三无的,怎么说呢,杜腾飞举个例子:“你若是拿到古玩斋去,大概五六两银子到头了。”

中年妇女有些不太相信,杜腾飞笑道:“您若是不信,回头问问去就是了,不过您若是不愿意卖给我,我之前帮您鉴赏出来……多少您得给些辛苦费。”

中年妇女看杜腾飞的眼神有些像是再看骗子,该不会就是想好哄自己给一个什么辛苦费的吧?

“你若是不愿意给辛苦费,这个坛子,五两银子卖给我。”杜腾飞说道: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也有一些规矩的,毕竟这东西是我先发现的。”

中年妇女不出声,这个事情有点儿比较难选择。

卖吧,万一别处给的价钱更高呢?古董呢,她不太了解这行当,但隐隐约约也有听说,比如说谁家买的字画是古董,是前朝谁谁谁画的,这大概就是那小伙子说的名家所做?

不卖吧,这辛苦费……她着实是担心被骗。

杜腾飞也不催促,就安安静静的等着。他是君子,但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,赚钱的事儿,既然送到他手里了,他自然是要赚一笔的。

当然,他说的话,也没有假,这东西拿到古玩斋,也确实是卖不上什么价钱。这中年妇女自己去卖,指不定连三两银子也卖不到,古玩斋人家做生意的,肯定是怎么能压价怎么来了。

她既然不懂,人家肯定是要忽悠她的。

夏芝芝有些无聊得打个呵欠,杜腾飞连忙转头看她:“是有些犯困了吗?稍等等,一会儿咱们去找个客栈先住两天,回头我就去找中人……”

那中年妇女一咬牙:“六两银子你拿走。”

杜腾飞摇头:“我只能给五两银子,我刚才已经和你说过了,虽然这东西确实是古董,但真不值钱。你若是卖给我,我这人比较真诚,愿意给你说实话,给你钱。但你若是自己去卖……”

他没继续说下去,但中年妇女能听懂。做生意的,要没点儿小聪明,能在京城这地方开小饭馆吗?

她没权没势,自己去古玩斋,估计进门都得迷糊了,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

中年妇女顿了顿,一伸手:“五两银子就五两银子,要不是你,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,能白捡五两银子,也算是我的运气了。”

毕竟没有杜腾飞,指不定哪天别个懂行的人来,买一坛子酱菜,半两银子她就给卖掉了呢。所以,估计老天爷就愿意给她五两银子,那她接着就行了,人嘛,不能贪心,太贪心,连五两银子都不一定能保得住。

杜腾飞拿出五两银子给她,然后将坛子拎在手里,冲夏芝芝点点头:“咱们走?”

夏芝芝笑眯眯的起身,跟着杜腾飞起身。出了这条街,租赁了马车,又走了半个多时辰,直接就到了古玩斋。

杜腾飞拎着坛子进去,再出来的时候,手里就多了十两银子,翻倍了。五两的本钱,到手成了十两。

大约是赚了两笔钱,杜腾飞总算是缓解了心里焦虑了——能赚钱那就说明以后的日子能过得下去,男子汉大丈夫,饿不死就能有出路。

再者,也不用担心养不了自己的救命恩人,那心里自然是要略轻松些的。

“走,咱们找个客栈去。”杜腾飞笑眯眯的,有了银子,就能找好一点儿的客栈了。顿了顿,杜腾飞笑道:“日后,咱们兄妹相称?”

他一个大男人无所谓,但夏芝芝既然是姑娘家,就需得多注意名声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