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炮灰的救赎(快穿) > 第14章 第 14 章

第14章 第 14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夏芝芝到了城门口,本来还有些担心户籍的问题,但没想到,小县城,居然查的不是很严,看守城门的甚至就是个瘸腿老者,估计是战场上退下来的?瞧着很有些气势的。

夏芝芝神色自若的抬头挺胸进门,完全没人搭理她。

她顺着陈秀珍的指点,很快就到了县衙后门,两扇黑色的小门现下是关着的,她上前拍门,大约一炷香时间,才有个嬷嬷急匆匆的来开门:“谁啊?”

“我受你们家大小姐的拜托,前来探望你们老爷夫人。”夏芝芝说道,伸手给出信物,陈秀珍的玉佩,她和书生私奔的时候是穿戴着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的,大小姐不是傻子,外面吃吃喝喝都要钱,她若是想日子过的随心,就必须得带一些贵重物品。

随着她的死,那些东西也就沉在了河里,这玉佩还是她刚才路过,指使陈秀珍下去捞上来的。

那嬷嬷也不见得是认识玉佩,但拿着看了看,碍于夏芝芝浑身气势看起来不像是骗子,就应道:“请先等等,我这就进去和夫人通报一声。”

嬷嬷随手关上门,拿着玉佩急匆匆的往里面走,一路冲到正堂,夫人正在听管事嬷嬷们说话,见她行色匆匆,就忍不住皱眉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门口来了个姑娘,说是受我们大小姐所托……”她一边说,一边将玉佩拿出来,夫人听到大小姐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脸色很不好了,又看见玉佩,脸色一白,起身过□□速,差点儿就直接摔了:“人在哪儿?”

不等嬷嬷回答,她自己拎着裙子就往外跑。

夏芝芝在门外听见里面杂乱的脚步声之后就回头,门板拉开,中年妇女冲出来:“我女儿在哪儿?”

“您就是陈秀珍的母亲?”夏芝芝问道,中年妇女看清楚夏芝芝之后,怔愣的点点头:“我女儿确实是陈秀珍,你是?”

“我受人所托。”夏芝芝大大方方的说道:“来探望你们一番,顺便,问一些事情。那书生,叫什么来着?”

她侧头看那雨伞,中年妇女看不见得人影从里面飘出来,轻声说道:“叫孟一舟。”

“孟一舟,可曾回来过?”夏芝芝直接问道,中年妇女皱眉,一脸费解:“他们两个不是已经……”

顿了顿,觉得这话不好在外面当着下人的面儿讨论,虽说这事儿他们也心知肚明,但知道是知道,直白说出来,那却是不行的,就算是自家不要脸面了,那家里还有没成亲的小姑娘家呢,坏了名声,小女儿要不要嫁人了?

她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:“既然是得小女所托,还请进来叙话。”

夏芝芝跟在她后面进门,知县衙门后面就是个两进的小院子,中年妇女直接带了夏芝芝去正堂,落座之后才急切问道:“我女儿现下如何了?日子过的怎么样?她……现在若是想回来,你给她带个话,她爹已经没那么生气了,她回来就是了……我们做爹娘的,还能总和她怄气不成?反正事已至此,她回来,就说婚礼是办过了……”

尽量将事情挽回。

哪怕女婿不成才,那也比带着女儿藏在哪儿,几年不知音信强。

夏芝芝就有些沉默,她能看出中年妇女脸上的担忧惦记,都是出自于真心。怎么说呢,这样一个惦记亲生女儿的母亲,对她说出女儿已经不在了的事实……

夏芝芝深吸一口气:“不知道陈大人现在何处?这事儿,需得等陈大人回来了,才能说。”

中年妇女怔愣了一下,大约是以为夏芝芝误会了,赶忙说道:“她爹是真的原谅她了,前些日子还在念叨,说这孩子狠心,出去两三年,竟是连个书信都没有……”

先不说夏芝芝什么表情了,旁边陈秀珍都要飞起来了:“三年?我竟是,已经死了三年了吗?”

夏芝芝拿雨伞将陈秀珍给戳下来,中年妇女看着她的动作,有些不太理解:“姑娘这个雨伞,我让人帮你先拿下去?”

什么宝贝一直拿在手里还要时不时的展示两下呢?这天儿看着也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啊。

夏芝芝顿了顿才说道:“这雨伞很重要,事关你女儿,你最好还是先将陈大人请回来,事关重要。”

中年妇女有些发慌,亲人之间总会有些心灵感应,她其实……在女儿私奔之后就总有些不太好的感觉,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她就总告诉自己,女儿只是和人私奔了,她自来聪明,既然是私奔,那肯定是不会让自己找得到的。

可现在,那种惊慌的感觉又来了。

她抿抿唇,也没反驳,干脆叫了身边嬷嬷,去前面衙门请陈大人回来。陈大人穿着便服,今儿衙门没有告状的人,他自然是不用穿官服的。

进了门看见夏芝芝,就有些疑惑:“这位是?”

夏芝芝拍拍雨伞,又拿出自己的锅,在陈秀珍脑袋上砸一下。陈秀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,身影也显现出来。

陈大人夫妻先是惊的连声儿都没了,随后,中年妇女脸上就掉下来大颗大颗的眼泪,那眼泪砸在地上,她伸出手,想要拉起来地上的陈秀珍,手却是一次次的从陈秀珍身体里穿过。

陈大人眼眶也发红,他自然明白,眼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。

外人面前,陈大人还得绷着脸色:“多谢这位姑娘,能将小女带回家来……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,姑娘日后有什么事儿,尽管开口,但凡我能做到……”

夏芝芝伸手:“正好有一事儿,我需要一个户籍。”

陈大人忙点头:“好,我一会儿就让人去办,这位姑娘,请问小女可能开口说话?”他一直没听见陈秀珍说话,这才要问问夏芝芝的。

户籍的事儿不是大事儿,夏芝芝刚才展露这一手,已经让陈大人脑补好了她的来历——隐士高人,下山历练。这样的高人,大多在山中修炼,不知时间流逝,那没有户籍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夏芝芝点头:“她可以说话,现在大概是没想好如何说。”

她话音一落,中年妇女就直接哭出声来了:“儿啊,我的儿啊,你这是怎么了啊?你当初离开家里,还是好端端的,怎么现在……儿啊,痛死我了!”

她一边哭,一边在胸口使劲捶打两下,这种丧女之痛,真的是要将心都搅碎了,实在是太疼了。

这女儿是她嫡长女,自来聪慧,只在婚事上犯过糊涂,其余时候善良大方,言行有度,是她最为骄傲的女儿啊。她原以为她私奔了,哪怕再不好,也顶多是吃糠咽菜,回头吃了苦头,就会愿意回来了。

可哪儿能想到,再见面,竟然是阴阳两隔。

痛的她想一头撞死自己,早知如此,当年就必得将她锁在家里,哪儿也不能去。

“儿啊,我的儿啊。”中年妇女徒劳无功的伸手,一次次的要将陈秀珍搂在自己怀里,却又一次次的扑空。

陈秀珍也哭:“娘,娘,娘!”

陈大人抬起来袖子遮住自己脸颊,堂堂大男人,就算是哭,也不能让人看见。

夏芝芝很给面子的转身不去看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中年妇女那股悲痛终于发散出来,大悲大痛之下,她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,双目无神的盯着地面,那浑身上下,就好像所有的精神气儿都被抽走了一样。

陈大人终于开口:“秀珍,你和爹说说,你到底是如何……是生病了,还是那孟一舟狼心狗肺……”

陈秀珍忍住了哭声,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。她被扔到河里的时候还没死,死了之后再飘出来的时候凶手已经走了,所以从始至终,她是没看见动手的人是谁的。

陈大人牙齿都咬的嘎吱吱响,若是孟一舟狼心狗肺,他还能骂一句自己的女儿,说她一句活该。可现在……女儿是被歹人害死,孟一舟又不知所踪,对那凶手,孟大人就是很不能抽筋扒皮了。

夏芝芝起身:“既然陈大人是知县大人,那查案子的事情,就交给了陈大人,你的女儿……时间不多,若是再停留人家,怕是要魂飞魄散,最好是早早了却心愿执念,早早去投胎。”

她将雨伞交给了中年妇女:“若是查到了凶手,就去城外的汤铺找我,我送她去投胎。”

她拿出锅轻轻一甩,陈秀珍就从地上被扇到了雨伞里。她对着雨伞说道:“也别想动手害人,你若是害人,就是徒增冤孽,到时候投胎,怕是只能去畜生道了。人间自有律法,收一收你心里戾气。”

说完就抬脚往外面走去,陈大人忙追了两步:“大师放心,我定会约束她的,回头等这事儿了了,我将这雨伞,还有户籍,一起给您送过去。”

夏芝芝摆摆手,她也不怕他们不送,人鬼殊途,他们若是要留下这雨伞,就需得承担代价。但这代价,也不是寻常人能承担得起的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