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炮灰的救赎(快穿) > 第7章 第 7 章

第7章 第 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王家人心里是如何想的,夏芝芝可不知情。她赶到酒楼的时候小二正在招呼别的客人,但听见她的动静,一抬头,就又忙迎过来了:“客观,您的饭菜都已经放在屋子里了,您说是要赶回来吃,所以我们都用炉子给您保温着,我这就带您过去?”

夏芝芝点点头,小二就忙领着她上楼,屋子里准备了个火炉子,上面放了一个铁板,铁板上则是放着各种碗盘,上面还有一个棉罩子。

那罩子下面有东西在撑着,倒是没有直接盖在饭菜上。

小二过去将罩子拿开,又将炉子给封上,然后用抹布垫着,将碗盘一样样的端放在桌子上,再给夏芝芝赔罪:“有些放时间长了,可能这味道和刚出锅的时候就不太一样了。”

像是那油炸的,这会儿再在炉子上熏蒸半天,吃起来的口感肯定就不一样了,一个是脆爽,一个是面塌塌。

夏芝芝摆摆手:“没事儿,是我自己耽误了,不怪你们。”

她扔给小二一块儿碎银子做打赏,毕竟人家将饭菜放在炉子上,也是额外多出了许多工作。打发了小二,她就拿了筷子吃起来,吃一口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,实在是太好吃了。

先不说这食材的问题,就这厨子的手艺那也是一等一的,调味料放的非常合适,既不会掩盖食材的味道,又能突显出食材的优势,就算是放的时间略有些长了,但也不影响这饭菜的味道,口感方面的话……暂时可以放一放。

夏芝芝下筷如飞,虽然她自己也会做饭,但是仅限于饿不死的程度,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了。再加上今儿一天,看热闹也挺费力气的,这会儿肚子确实是很饿。

风卷残云,一桌子的饭菜,她一点儿都没浪费,吃完就忍不住打了个饱嗝。

叫了小二来结账,小二看一眼桌子,并未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——京城嘛,天子脚下,他们这酒楼又是京城最好的酒楼,那当真是什么客人都能遇到的。只不过吃的多一点儿,这完全不是什么问题。

夏芝芝吃完了饭就打算消消食儿,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魏府门口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来都来了。

于是,正在对着镜子研究自己的妆容的王秀君,听见窗户那边有动静,一转头,就对上了夏芝芝的视线。她怔愣了一下,忙往门口看,门口的小丫鬟还在打瞌睡,并未发现窗户这边动静。

王秀君走过去遮挡住那丫鬟视线,吩咐道:“我有些饿了,去厨房给我端一些点心来,还有茶水。”

小丫鬟忙应了,她看人走远了,才过去拉了夏芝芝进来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来看看你怎么样了,这额头上是怎么回事儿?”王秀君的额头上多了一朵梅花,本身她容貌就好,这梅花画上去,就像是锦上添花,更显得她有几分出尘脱俗,活像是那九天神女。

夏芝芝伸手摸了一下,不像是画上去的,她刚才瞧着那皮肤就觉得像是什么伤疤一样。摸了一下,果然如此。

“魏公公说,既然我不是王秀君了,那就需得和王秀君有些区别。”王秀君笑着说道,也伸手摸了一下那伤疤,是先画上去,然后用针慢慢将这一层皮给挑开,然后撒了凝血药粉,等伤口凝固住,再一次的将新生出来的皮给揭掉。

如此反复,半天就能形成一层浅浅的伤疤。现在还是凝血状态,等一会儿,还要重新撕开里面的一层皮。她就是闲着无事,所以在镜子前稍微的少了点儿胭脂。

“疼不疼?”夏芝芝问道,王秀君顿了顿才说道:“不疼。”

疼的时候想想那一晚上,想想皇后让人给她灌进去的那一碗药,就不疼了。

王秀君抓着夏芝芝的手:“真的,你不用心疼我的,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若是连这点儿疼都受不住,那干脆别进宫了,尽早找个地方将自己给撞死算了。”

夏芝芝点点头,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告诉王秀君:“你的嫁妆你爹也带回去了,我估摸着过几天,他们就会离开京城了,我和他约定了三天之后,让你们见一面。你不用做什么,只管安心等着就是了,三天之后,魏河会主动带你出来的。”

王秀君毕竟是皇上的人,魏河是无论如何,也不能将她久留在自己府里的。

三天,就是极限了。

王秀君眼睛顿时一亮,但马上又有些焦虑担心:“若是魏河带我出去……在他眼皮子底下见我爹娘……”

“凡事自有定数,你只管安心去就是了。”夏芝芝说道,并不肯多说,王秀君沉默片刻,她知道夏芝芝是高人,反正她这一条命都是高人给的,哪怕是高人说错了,那大不了就是她日后过的再艰难些,并不算什么的。所以,她就跟着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,多谢恩人。”

“不用叫我恩人,我不是说了吗?我叫夏芝芝。你叫我夏姑娘,或者芝芝,或者夏芝芝,都可以。”夏芝芝说道,叫恩人怎么说呢,听着就好像有一种自己必须得有一种世外高人的范儿一样的感觉。

可她不是什么世外高人,她就是个普通的红尘里打滚的凡人。

王秀君点点头,再开口就喊了芝芝:“魏河给了我许多东西,我想了想,我留着也没什么用,不如都给了恩人吧。但是,这些布料首饰,给了恩人又怕给恩人带来麻烦,所以我特意换了银票。”

她找丫鬟婆子们换的,魏河也知道,这府里的事情没有能瞒得过魏河的,但是魏河没阻拦,所以她换的就更方便了,她低价换,没有人不愿意赚差价的。

后来,魏河就不给她衣服首饰了,只给银票。

于是加起来,她手里现在已经有了三千多两银票了。

她拿出来都给夏芝芝:“全给你,你买铺子,或者买院子,想在京城就在京城,想去外面就去外面,恩人已经救过我一次了,不用因着我就绑在京城里。”

她眼睛闪亮亮:“我也担心会牵连到恩人,所以,最好是和王家一样,走的远远的……”

她若是进宫,皇后必然要查她当初为什么没死。她从城外回来,和夏芝芝一起,这个事儿是有许多人看见的,并非是半点儿打听不到的。

夏芝芝那破旧的铺子,估计也是不能要了。但王秀君又不好很直白的说,扔掉你那铺子算了,所以只能多给钱。

这些钱,已经是她所有的银子了。

夏芝芝笑道:“我知道,你放心,我并不会留在京城的。”

王秀君这才放心,又说起来魏河:“这两天进宫很频繁,宫里……皇上的情绪不太好,大皇子和二皇子又有争端。”

皇上都一把年纪了,皇子肯定不年轻。大皇子是皇后所出,二皇子是贵妃所出。皇后嘛,天然占据身份优势,但贵妃又是这几年很得宠的。

王秀君就打算进宫之后先找贵妃合作,将皇后给拉下马再说别的。

若是贵妃不愿意和她合作,那她就再找别人,总有人会愿意和她合作的。

当然,也有一种可能,她的容貌会引起所有人的忌惮,然后所有人联手起来对付她。这种情况,她也想过应对的法子,她有靠山嘛,魏公公是她的合作对象,皇上会变成她的靠山的。

她自己单打独斗也不是不行,虽然速度会有些慢,但其实相比之下,应该是更稳妥些的。

她絮絮叨叨的说自己的计划,夏芝芝就随意听着,偶尔会点点头。

小丫鬟送了点心过来,夏芝芝躲在梳妆台旁边,等着王秀君将丫鬟打发了,就笑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,回头有缘再见。”

王秀君忙喊道:“等下,我将点心给你装上……”

同行三天,她没见识到夏芝芝用什么高人手段,但夏芝芝的嘴巴确实是一直没停过的,两个人虽然不算很有钱,但王秀君那首饰换来的银子,基本上都变成了小吃零嘴。

她手脚利索的拿了崭新的布料,裁剪出来一小块儿,然后将各种点心摆放在上面,再将布块打包:“可能会有些挤压,到时候估计有碎的,碎掉的你就扔了,只吃那些好的,若是回头有机会,我给你准备个食盒。”

夏芝芝笑眯眯的点头:“行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她摆摆手,往前走两步,王秀君就哎了一声,夏芝芝转头,王秀君就摆手:“没什么,你……多注意,小心些。”

夏芝芝点头,继续往前走,走一步,王秀君就又哎了一声,夏芝芝再次转头,王秀君嘴唇动了动:“你若是没钱了,只管来找我。”

夏芝芝点头,转身,抬抬脚,再转头,王秀君果然是又哎了一声,见夏芝芝已经转头,顿了顿,就忍不住苦笑:“我说到底,还是有些害怕,你说,我会成功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但你既然死过一次了,老天总会对你有些眷顾的。”夏芝芝随口安慰道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