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我靠副业在娱乐圈爆红[综艺] > 第25章 有些时候不要太定式思维

第25章 有些时候不要太定式思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大厨忽然把群解散了,应该是对这个垃圾世界失望了。

应微言愣了好久,才点点手机把群聊清除。

这位大厨据说才二十岁,应微言做的功课里,这位大厨小时候弃文从厨,一心研究厨艺。

从国内走向国际,拿了不少金厨具的大奖。

以应微言自己浅薄的厨艺,她无法想象到在做饭上有绝顶的天赋是什么感受。

步迟迟去年因为一档寻味综艺爆火,综艺一共有十二期,每一期都会邀请一个人描述他记忆中的老味道,然后步迟迟根据他的描述帮他复原。

节目走过了祖国的大江南北,帮助退伍老兵、海外华侨、山村教师、离家游子等等寻找到了自己回忆深处的味道。

应微言在补节目,节目除了本身的情怀之外,做的也非常有诚意。

那些邀请人眼底的泪花和脸上的感激做不得假。

步迟迟会为了一种专门的鱼,在三九天寒的时候撬开冰面捞鱼。

也会为了一口野菜,背着背篓翻山越岭,找到主人公记忆里的那座山和那一束黄花。

除了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之外,这档综艺还拍下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推动了当地文旅产业的发展,也为传统非遗文化做了宣传。

步迟迟在这档节目中唯一被人不满的就是他生硬的性格。

但也有很多人说,天才恃才傲物是可以的,他的精益求精并没有什么错,他只是不太会为人处世的道理而已。

应微言突然想起自己的梓宁师姐好像一直梦想加入寻味这档综艺。

这次直播节目是上期节目赞助商邀请的,为他们公司新出的无人机等产品打广告,对外也算是为下一季节目造势。

应微言趴在床上又看了两期节目,又点开了一些网络上流传的,步迟迟一些国际厨师大赛的视频。

应微言注意到步迟迟的每期开场采访里,腿上都窝着一只黑猫。

关于这只黑猫,主持人也问过几句,但是步迟迟打岔打开了,专心吐槽厨师大赛的食材里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应微言看着手机睡着了,一晚上的梦里都是自己挑选适合自己的垃圾桶。

最后应微言跳进了那个废物的垃圾桶里,还探出了头。

薛老的家在一个老小区,离学校也并不远,据说南影不少老教师都住在这里。

应微言敲了敲门。

颇有些老旧的门打开,应微言正想说话,感觉一道黑影从自己脚下蹿了过去。

应微言愣了一下。

薛定谔颇为热情:“小应同学来了。”

“老师,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过去了。”应微言不确定地看了看窄旧的楼道。

“没,没有吧。”

应微言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转过头。

忽然又感觉有东西从脚下蹿了过去,而薛老满头大汗。

应微言这次转头快,看到了消失在楼梯拐角的黑影。

“你家的狗吗?”顾舒愉问道。

薛老放弃抵抗,抵着门的脚挪开,把大门敞开。

剩下跃跃欲试的黑色物种也跑了出去。

应微言:“......这是猫吧......”

狗呢,说好的黑狗呢。

单元楼前有一个花坛,应微言和薛老下楼的时候,五只漆黑如墨的猫正趴在花坛的边缘晒太阳,阳光下的它们看着像是复制粘贴的影子。

“老师,你家狗呢?”

薛定谔指了指几只黑猫:“它们的名字叫小狗。”

应微言信了他的邪。

不过来都来了。老人家也确实很苦恼,应微言到猫跟前摸了摸猫头。

几只猫都被养的很好,皮毛油光水滑的,而且吨位都不小。

猫被人摸了也不反抗,反而是打了个滚,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讨好声。

“这猫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应微言蹲在猫前面,几只猫立刻围了上来,喵喵叫着蹭她。

这几只可比橘子乖多了。

“其实......”薛老背着手小心蹭过来,“小应同学啊,你有没有发现。”

应微言莫名其妙:“发现什么?”

“其实这里面只有一只真正的猫,其他的猫都是它的分身。我们现在需要找到原身。”

应微言喔了一声:“听不懂,老师你详细讲一讲。”

薛老一脸苦色:“前两天我这老糊涂没看好门,让我小外孙的猫从家里跑出去了。后面让学生帮忙找。当天就有个人给我带回来了。”

应微言觉得没问题:“你家一共养了?”

“一共也只有一只猫,后来又有一个学生带来了猫。当时家里的猫藏在沙发下面,我以为它又跑出去了,于是收下了找到的猫。”

“然后有天早上我打开家门,又看到了一只猫。”

至此,家里已经有三只黑猫。

“三只黑猫,我以为是我老花眼了。结果我又在这花坛里发现两只黑猫。而且它们好像都认识我,一见到我就靠过来喵喵。我现在不知道哪只才是我小外孙的猫了。”

应微言看了看几只猫,觉得有些困难。

她一站起来,几只猫就不约而同地从花坛上跳下来围着她打转。

薛老发愁:“我小外孙出国几个月,我把他猫养没了......养多了。应小同学你有办法的吧。”

应微言:......

总感觉被迫上了贼船。

来都来了,应微言没办法。

“老师你有猫的照片吗?还有猫的一些生活习惯你了解吗?你外孙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应微言面对着薛老,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个高高大大的男生拎着一个行李袋走过来。

他看了眼花坛,喊道:“小狗过来。”

应微言听到声音转过身,预定几天后见面的大厨出现在面前。

步迟迟看着围着自己脚底的五只黑猫,抬头看薛定谔:“外公,这怎么回事。”

应微言恍然大悟,原来这就是薛老的“小外孙。”

这身高该有一米九了吧。

长相和电视里一样清秀,就是看着有点冷,不太好接触。

以及,他家黑猫真叫小狗啊。

应微言两只猫,步迟迟两只猫,薛老抱着一只猫上了楼。

薛老也没想到自己小外孙回来这么快,不好意思地给人道歉:“迟迟啊,外公没看好猫。”

“没事,我有办法。”

应微言觉得也是,自己的猫不会不认识,尤其是步迟迟还那么在意,带着猫上比赛。

应微言进了薛老家里,薛定谔给她倒了杯水,看了眼进厨房的小外孙。

五只“小狗”在客厅的猫爬架上蹲着,连姿势都一模一样。

肉眼要分辩,确实是需要很大难度。

应微言听到了厨房开火的声音,心里想估计是刚回来饿了。

已知,猫都是黑猫,体型相差不大,对小狗这个称呼都有反应,都喜欢跑出家门晒太阳,都知道回家。

对于步迟迟怎么认出自家猫这件事,应微言表示一百二十分的好奇。

十五分钟后,老式抽油烟机的声音小了。

应微言看到步迟迟端出来一盆东西。

几乎是一瞬间,架子上的猫都跳了下来。

应微言也不由得好奇,站起来走到步迟迟旁边,看他用勺子往猫碗里倒食物。

鸡蛋、红薯还有玉米粒。

应微言的鼻子里莫名闻到了一股腥味。

应该不是这盘菜里的吧,应微言不确定地想。

猫的饭盆很大,几只猫挤上去绰绰有余,应微言看着黑猫们吃的正香,正想问步迟迟哪只是正身。

就看到步迟迟自己吃了口盆里的东西,然后面无表情地吐在了一边的垃圾桶里。

吐了......

应微言见步迟迟把猫饭都倒进了猫盆里,回了趟厨房之后又端了一个小碗出来。

“你尝尝。”

装着一口分量食物的小碗里放着一个小勺,步迟迟递给应微言。

应微言端着碗就闻到了腥味,尝了一口之后,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直直冲上天灵盖,喉咙以至于每个细胞都要反抗这股腥味甜味混杂的味道。

应微言下意识就要吐,但最后还是勉强咽了下去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我可能吃不惯这一口。”应微言委婉道。

“那就对了。为什么它们都喜欢。”

应微言:“......”

刚才去了趟书房的薛老凑过来:“它们的口味也和小狗一样怪。这个是小狗的相册,小应同学你看看。”

步迟迟倒是才想起来一般,看了眼应微言:“你是谁?”

“应微言,薛老师的学生。”

“哦,那个把干垃圾和湿垃圾放一起的。”

没想到他能记得自己的应微言:“......这样说也没错。”

“暴打年糕是什么食物。”步迟迟又忽然问。

“嗯......就是锤打糯米得到年糕,所以叫暴打年糕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是暴打糯米?”

“我们还是找猫吧。”应微言接过相册。

作者有话要说:前章尾那段对话有修改,改成垃圾分类了,平时修文会改一些我觉得不太合适的东西。(挠头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