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嫁遍八大门派,只服你 > 第19章 第 19 章

第19章 第 19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《论剑江湖》固定周日晚上维护和更新。林盼几人便没有挂机刷经验,安心睡到天亮。

周一早上,林盼固定早醒,室友还在沉睡。她们每周只有周四周五有早八,其他时间都没有,对于过惯了夜猫子生活的大学生来说,她们课表已经非常人性化了。

林盼习惯性打开游戏,看了一眼更新公告,才发现《论剑江湖》终于响应玩家号召,增添了改名字的功能。

更新公告:玩家使用道具【更名贴】即可改名哦,不过为了江湖稳定,一年仅可改名三次。

林盼挑挑眉,她忽然有点期待进入游戏世界的变化。会有多少人改名呢?

没想到大清早,世界频道已经堆满了人

【世界频道】大河之上:老子终于改名了哈哈哈哈哈!!!叉腰<)。(>

【世界频道】榴莲:最高兴的就是清风伴你了吧,他终于摆脱流风回雪前夫的阴影了,多改几次,谁记得谁?

林盼忍不住皱眉。

【世界频道】潇潇风雪:榴莲,樱桃,椰子…楼上是专业骗子还是专业搅屎棍?!

林盼心中一动,立刻点开榴莲的人物信息,谁料榴莲直接下线了,根本点不开。

真的很令人怀疑……

这个小插曲在世界一晃而过,除了林盼和袁萧桥,估计也无人在意。

袁萧桥也不想一大清早晦气,给林盼发去信息分享八卦。

【潇潇风雪】:“盼盼,早啊。你看帮里。”

【流风回雪】:“坦白后吾痛失师尊身份!”

【潇潇风雪】:“……”

这小妮子还演上了。

林盼点开帮会信息,一看成员直接傻眼。

【画师】

【插画师】

【起舞】

【清影】

【锄禾】

【当午】

【白子画无情】

【花千骨有爱】

【阴插】

【阳撮】

林盼:………

【帮会频道】离骚:“你们这群2B!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们是一群思想肮脏,行为龌龊的妖艳贱\货!看看你们都改得什么狗屎名字,我眼睛都受到污染了知道吗?!”

【帮会频道】锄禾:“切,没人要的老男人羡慕嫉妒恨了吧,我们有cp,你有吗?”

【帮会频道】当午:“宝宝我们不理他,他全身也就嘴最硬,单挑王要是喊他改情侣名,他恐怕狗尾巴能上天。”

【帮会频道】离骚简直痛心疾首:“我的峨眉好妹子,你好端端地你改什么锄禾,你男人改锄禾不好吗?!”

【帮会频道】当午:“不不不,我就是当午,我就是锄禾的小当午,她想怎么哗就怎么哗,我愿意。”更绝的是,当午还配上了很多害羞脸的小表情。

【帮会频道】离骚:“我吐了!你们…!!回头帮战,你让指挥怎么点你们的名字!!”

【插画师】:“思想龌蹉才看人名字龌龊,我看我名字挺正常的,我可是正当职业~”害羞脸。

【画师】:“我也是正当职业。”脸红(*/ω\*)

离骚发了一个吐血三升的表情。

林盼眼睛已经要瞎了,这些人她都认识,都是帮里甜蜜了几个月的cp,尤其是,锄禾,起舞,插画师都是女玩家。

林盼满脸黑线,此刻真庆幸自己此时没cp。

袁萧桥又发来信息,“吃完瓜了,是不是心情复杂?”

林盼:“……”

【潇潇风雪】:“对了,清风伴你改名了,他现在叫惊鸿。我有他好友,收到了他改名的信息。”

林盼直接回了一句:“跟我无关。”

袁萧桥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,窃窃的小开心,于是他又开始打字。

【潇潇风雪】:“师傅,今晚我做东,请你们来网吧,再次为我之前隐瞒的事道歉,宴请师门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如今袁萧桥喊她盼盼,她别扭,喊她师傅她还是别扭,她都搞不懂自己是个什么心态,但还是装模做样回了个“乖徒弟。”

【潇潇风雪】:“师傅,如果心情好点了,我请你吃早饭?”

林盼:“吃早饭?”

【潇潇风雪】:“我觉得20万金币不够,还得请你吃一个月的早餐才能弥补我的过失。”

林盼再一个“乖徒弟”就发不出去了,吃一个月早餐,天天很袁萧桥一起去吃早餐,别人会怎么看他俩的关系?

林盼:“早餐就不用了。”

【潇潇风雪】:“那至少今天去吃吧,芙园的汤包特别好吃,咬一口都是肉汁,满口都是香味,呀,我都想念那个味道了……”

没吃过芙园汤包的林盼顿时妥协,仿佛汤包已经近在眼前,她的肚子在嗷嗷叫:“好,我去!”

【潇潇风雪】:“15分钟后东八楼门口等你。”

林盼迅速爬起来,十分钟就收拾完自己果断出门。

没想到袁萧桥已经在门口等他。

他坐在自行车上,长腿伸着,一双又瘦又长的手随意搭在龙头上。初升的太阳悬在空中,温暖的余光洒在他脸庞,仿佛给他染上了一层朦胧的清光。

林盼忽然后悔自己素面朝天就出来了。

袁萧桥看到林盼的身影,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没穿个袜子?”

话音刚落,袁萧桥就恨不得给自己一拳,你说得什么话?!你是老色批吗还让人穿袜子?!

林盼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以为他说的昨天那双白袜,便道:“那袜子是诗瑶的。”

“那我给你买几双?”

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什么,袁萧桥忍不住捂住脸□□一声,没救了,大清早发什么疯?你是受了游戏里那群改名的妖怪影响是吗?大清早的不清醒!

林盼看着袁萧桥修长的手捂住脸,耳朵上还有可疑的红晕,只觉得师兄还怪可爱的,也没多想,回道:“我不爱穿袜子。”

袁萧桥立马摆正态度:“不爱穿就不穿。”

想想自己成长的十九年,袁萧桥一直觉得自己是三观端正的好孩子,生在红旗下,长在春风里,妥妥地根正苗红的新时代好青年。然而此时此刻袁萧桥不得不承认,原来他也有点难以描述的心思,如果林盼爱穿袜子就好了……

林盼穿着牛仔短裤,白T恤,扎了个马尾,她将包往自行车上一挂,一马当先直接脚一蹬就往芙园的方向冲。

“喂,你等等我啊,你这是不讲武德。”

林盼笑着回道:“你很讲武德吗?你还打算来个隐姓埋名卧底师门呢。”

袁萧桥赶紧骑车追上她,跟她并行,“汤包吃完不能再提这茬了啊……一顿不行再来一顿,没有什么事是我大芙园的汤包解决不了的。”

林盼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来。

等到了芙园,林盼吃到第一口汤包之后,双眼顿时眯了起来,赞叹道:“不愧是我大芙园的汤包。”

袁萧桥笑道:“见识到了吧,这可是我E大最受欢迎的包子。”

林盼开始埋头苦吃。

袁萧桥见她喜欢,又给她买了份。

等林盼干完两份汤包,吃了一根小油条,只觉得人生圆满。她摸着小肚皮,惬意地喝豆浆,没有任何形象包袱,嘴里还说:“我要打包三份回去让她们也增长点见识。”

袁萧桥心道,以前他在学校吃饭,基本没有女孩子能在他面前吃这么多的,更别提还要提3份包子回去了。

顿了顿,袁萧桥问道:“如果我在游戏里用潇潇风雪的身份邀请你出来见面,想跟你坦白,你会觉得这是意外的惊喜吗?”

林盼挑眉:“游戏里?我绝对不会和任何游戏里的玩家面基的!这是我不可撼动的原则!况且这算哪门子惊喜,惊吓还差不多。在我看来,我这个名声摆在这,如果有人要跟我面基,就是有刁民要害我,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!直接拉黑了事。”

袁萧桥不由庆幸,还好他深思熟虑后觉得自己就以现实师兄的身份,主动坦白前因后果最好。

林盼又道:“游戏世界谁知道背后是谁?一视同仁,谁都一样,永不面基,没有例外。你真心实意对别人,跟人面基,跟人讲秘密,呵,这种愚蠢的行为就好比你亲自把捅进你胸口的刀子递给了别人。你对人的真诚,恰恰是别人伤害你的利器!”

林盼斩钉截铁的语气,让袁萧桥觉得他们讨论好像不是面基的问题,反而是什么苦大仇深的犯罪问题。

袁萧桥沉默了一会,才道:“但是游戏里面也有好人,也有很多好的一面。你获得的快乐是真实的,你获得的友谊也是真实的。比如离骚,我相信他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。”

林盼淡淡道:“那也仅限于游戏交往。”

袁萧桥道:“那如果你们帮会后面组织聚餐呢?”

林盼:“不去。”

袁萧桥:“如果你认识了新的朋友,新的好姐妹了?”

林盼盯着袁萧桥,好一会没说话。

“我不需要别的姐妹了,有她们就够了。”

许久之后,林盼才回了句。

袁萧桥知道这个事不再有回旋余地,便点头道:“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陪着你。”

林盼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两人回东八舍的路上,袁萧桥忍不住看了好几眼林盼。

那种林盼身上特有的,矛盾的,现实与游戏的割裂感又来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