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云

繁体版 简体版
搜读云 > 澄心 > 第16章 篮球

第16章 篮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16 篮球

街上已经开始有年味了。

处处张灯结彩,温一一下楼买早餐,都能隐约听到附近超市音响在放《好运来》。

她的四场签售安排会这么赶,主要就是想在年前完成,好过个快乐的年。

牧曾在一周后给温一一发来份Word文件,温一一打开后才发现是他的一千字读后感。

字字句句,富含情感。

温一一耐心读完,并做批注。

读后感的结尾,牧曾在问她,还有什么书推荐。

温一一借机给新书做宣传:“《天上的月亮船》,我觉得这个故事会很不错。”

牧曾在网上搜了下,词条里根本没有这本书。

“我还在写呢,”温一一拍了张只有文名的空白页面发给牧曾,“完结了戳你。”

牧曾哭笑不得,问:“那就是最近都要写书了吗?”

温一一很认真地回复:“可能你会不理解,但我们写书的,有灵感来,就必须把灵感记录下来,不然过了那个感觉,就没状态写书了。”

“好,”牧曾退出下好单的外卖APP,说,“怕你写书会困,给你定了杯奶茶。”

温一一找了个乖巧宝宝喝奶茶的表情包送给牧曾。

牧曾点的是近期网红款奶茶。

他像怕温一一喝不饱似的,另加的小料稠得如碗粥,吸管吮不上来,最后只能把盖子剪开,用汤勺舀着吃。

客厅鱼缸里的半月斗鱼拖着婚纱,浮在水面上层吃鱼食。

一人一鱼嚼着口粮。

“小鱼儿呀,”温一一闷了好几勺,第一次奶茶喝成这样子,她对缸里的鱼儿说:“这个男人还怪好的,是不是。”

鱼儿回答不了问题,甩着她的漂亮尾巴。

***

两日后,牧曾在一个艳阳天里,接到了袁满师弟的电话。

袁满约牧曾一起打篮球,约不到温一一的牧曾欣然同意。

而等牧曾到约定地时,他注意到场地里还有一个人。

是穿白色运动服、正在热身运动的温山山。

袁满选的打球地点在A大职工宿舍楼下的小篮球场。

寒假期间,篮球场上只有他们三个人。

牧曾人还没走过去,目光就控制不住往温山山那瞧。

袁满过来和牧曾打招呼。

牧曾揪了下袁满的衣服,低声问:“你怎么没和我说,还有个人?”

他出门都没做准备啊!

“啊?”袁满手里抱着篮球,张张嘴,“师兄,你不是说下次我和他要打篮球的时候叫你一起吗?”

牧曾皱眉,又松眉。

哦,想起来了。

好吧,不能怪师弟没在电话里说明白。

事已至此。

牧曾主动上前,去和未来大舅子打招呼:“你好,牧曾。”

刚热身完的温山山掀眼:“你好,温山山。”

三个人的篮球运动,没有其他竞争对手,也没有观众呐喊,打的不是很激烈,也没多少技巧可言。

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牧曾总输球给温山山。

约莫就打了一小时。

“师兄,你今天是不是,”袁满把球丢给牧曾,擦了把脸上的汗,委婉用词,“比较没手感啊?”

“……是,”牧曾在三分线的位置抛了个球,篮球进框,在地上砸出清脆砰砰声,牧曾回头,对师弟说,“昨天有个会,比较晚睡。”

温山山把篮球捡回来,拿手机看时间,提议:“走,去吃午饭?”

牧曾和袁满没意见:“可以。”

他们选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炒店,点了几样招聘菜。

袁满指着小炒店对面的烧烤店,给牧曾介绍:“一位淄博老板开的,味道贼正宗,下回可以去吃。”

这是把下次打球的事约上了。

牧曾自然是点头同意。

温山山猛灌了半瓶水,才拿起手机,问牧曾:“加个微信?”

牧曾乖乖把二维码亮出来。

互加完好友,温山山打量牧曾,突然疑声:“总觉得你像一个人。”

不知道超话故事、连打篮球时的运动装都是黑色的牧曾:“嗯?”

袁满大笑:“兄弟,你这个搭讪方式好老土啊。”

温山山碎了袁满一句。

牧曾才跟着轻笑道:“是不是在论坛上见过照片?”

温山山来了兴趣:“你也看到那条帖子了?”

牧曾点头。

温山山毫不谦虚:“你真人看着确实不赖,是可以和我并列第一。”

袁满怕牧曾不习惯这种直白的话,扭头对牧曾解释:“温山山就这样,耿直boy,还有点自恋。”

牧曾眼里的笑意从开始就没消散过,他点头,耿直这块兄妹俩倒是很像。

点的菜陆续上桌。

老板是湘西人,有一道青椒擂皮蛋够味道,吃得温山山辣到流鼻涕。

不能吃辣这块兄妹俩也很像。

温山山抽纸擦鼻涕,怪不好意思:“见笑、见笑了。”

牧曾去取了瓶椰汁,递给温山山。

温山山连连道谢。

吃过午饭,他们约了年后多叫些人组队打篮球。

袁满特地叮嘱牧曾:“师兄,到时候睡好觉再来,下次我们可是一组合。”

牧曾道行。

牧曾是开车来的,要走时询问他们:“送你们?”

“不用不用,”袁满指着远处的教学楼,“我们要回去整点材料。”

牧曾:“人民教师,辛苦了。”

袁满客客气气:“师兄才是最辛苦努力的。”

等牧曾的宝马走远,憋一路的温山山才好奇问袁满:“兄弟,他是做什么的?”

“一家大公司老总,嗯……现在不全是了,不过,反正,他家大业大,祖上就是富商,富三代还是富四代,”提到牧曾,袁满是满心满眼的崇拜:“和我同出师门,偶尔来学校教学。”

温山山认真听着。

袁满:“我导非常喜欢他,我也很喜欢他。虽然他是富家公子哥,但非常能吃苦,读书那会儿实验报告和论文像流水一样出,还特有爱心,扶贫捐款,我们专业有一间实验室就是他捐的,嗯,反正,就是一个很优秀的人。”

说到此,袁满又补充一句:“读书的时候他打球很厉害。”小迷弟在极力为偶像辩解,“今天肯定是身体原因。”

温山山摸了摸下巴,感慨:“这样啊。”

牧曾到家才刷到温山山的朋友圈更新提示。

温山山的文案就两个字:运动。

配图是他们方才打篮球的空地。

共同好友里,牧曾看到温一一的点赞和评论。

温一一:“赌一包辣条,你就进了一颗球。”

温山山:“你绝对想不到,今天遇到了新朋友,全场就只进了个三分球。”

温一一:“球技这么菜?”

球技菜到家的牧曾:“……”

***

窗外是艳阳天。

温一一正在用牧曾送的可爱键盘敲字,《天上的月亮船》是她想改变以往风格写的成人科幻童话故事。

为此她这两天特地找寻科幻题材的资料阅读,读多了,夜里梦见自己在末世逃亡,右手持弹/药/武/器,左手、左手牵着牧曾逃亡。

梦里的他们向着天上的月亮船奔跑,身后是战火硝烟的废墟城楼。

花双玲发来医院地址的时候,温一一刚从羞人的梦境回忆里回过神来。

Word文档上还只有楔子部分。

花双玲的消息比较急:“可能有点麻烦你,但是如果你有空的话,能现在过来医院吗?我的……我的治疗提前了。”

花双玲发的是语音,语气又喘又急。

温一一顿了下。

怕人出事。

温一一打了车,匆忙赶到医院。

花双玲说自己在三号门诊楼的通道里爬楼梯。

温一一满头问号,按花双玲给的位置找过去,然后在昏暗的楼梯间拐角,看到了撑着腰爬得汗流浃背的花双玲。

温一一叫了声:“花双玲。”

楼梯间回音极大。

花双玲站在二楼,停下脚步,往下看,晦暗的表情像突然有了光,她欣喜:“你来啦。”

温一一没接话,爬上楼梯,来到花双玲身边。

温一一是一路小跑过来的,脸上的汗水与花双玲脸上的有得一拼。

两人皆气喘吁吁。

温一一不知道花双玲在搞什么,但她预感很强烈,这并非是普普通通的下/半/身治疗。

温一一沉下了脸。

花双玲举手,发誓:“……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过来的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要你在我撑不住的时候,帮我打电话给我父母……”

温一一:“所以?”

“今天是第三天,我昨晚半夜吃的米/索/前/列/醇,”花双玲抚摸着肚子,“可是到现在,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,医生叫我多运动,爬爬楼梯,促进东西早点排出来。”

温一一觉得,“荒谬”这个词都没办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。

十分钟后,远在郊区的牧曾在置办惊喜现场的粉色气球,一边给气球打气,一边接起温一一的来电。

温一一刚去收费窗口排队给花双玲办理住院。

花双玲还在楼梯间徘徊,温一一拿着办好的手续。

她现在能求助的人只有牧曾:“你在市人民医院有认识的人吗?”

牧曾停下打气球的动作,耳畔能听到医院系统叫号的声音。

牧曾“噌”地立起身,“你怎么在医院?”

“不是我,是我同事,”温一一解释,“她来医院有些事,只有她一个人,家属在外地,我在陪她……”

听清不是温一一有事,牧曾才松了口气。

但温一一说话的情绪不是很稳:“牧曾,我有点害怕。”

牧曾丢开手里的气球,起身要往外走,“你在医院哪个位置,我……”

“她在妇科,你来不太方便。”温一一打断牧曾的话。

牧曾止步,沉思片刻,说:“好,你等等,我叫个人过去。”

温一一是信任牧曾的:“好。”

半个小时后,温一一带着全身被汗水浸泡透的花双玲入住病房。

妇科床位紧张,三人间的病人,花双玲位置靠窗。

温一一拉上床帘,让花双玲换上干净的病号服。

花双玲闷不吭声,动作缓慢,肚子已有疼痛迹象。

温一一想帮她,被花双玲拒绝:“不用,你在旁边坐会儿,我能自己换的。”

这种尴尬的特殊时候,温一一不好多说什么,退到床旁边的空凳子坐下。

只是刚坐下,外头就进来位戴口罩、扎高马尾、穿白大褂的高挑女医生。

女医生风风火火,进病房直冲最里边,脚步停在温一一跟前。

女医生走路带风,吹起温一一额前碎发。

温一一挽住飞起来的发丝。

女医生弯下腰,歪头,询问:“是温一一吗?”

温一一拘谨地从凳子上站起来,不明所里:“……你好?”

“你好,我是牧曾的表姐,”女医生直起身,简单的自我介绍,把手里应牧曾要求泡的热牛奶递给温一一,关心的语气询问:“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?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接编编通知,本文将于明日(11月21日)入V,入V当日万字更新。

缥缈人生,有幸相识,感谢支持~[玫瑰][笔芯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